正规每天有红包领的app,注册就送100元红包,新用户注册送红包的app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师博客 > 父亲的一个“朋友”

父亲的一个“朋友”

2020年10月12日 17:12:42 访问量:691 作者:我们如春夏

父亲的一个“朋友”

 

    五十年代中后期,父亲所在的武警部队从黑龙江土城子追击一股残匪到了宁夏与内蒙古交界处的贺兰山,差不多肃清匪徒后父亲便转业到地方,任银川石嘴山劳改队队长。工作稳定下来了,父亲打算把尚在老家的母亲和三个姐姐接过去。但当时局势不稳定,拦路偷抢案件时有发生,劳改队关着八百来号人,人满为患。父亲工作量非常大,回老家的事便一搁再搁。

    其时,任劳改队办公室副主任的是一个叫纵某某的萧县人(父亲回忆,应该是瓦子口东北那片纵庄人),他和父亲同在一个食堂吃饭,办公室离得也不远。亲不亲,故乡人,虽是上下级,俩人处得却像朋友,像兄弟。纵能说会道,有眼色,会来事,有名的人精。在得知父亲难处后,立马胸脯子拍得啪啪响:“老张哥,这事交我啦!我正打报告回老家,顺道替你把嫂子和侄女接来。”父亲一听,那敢情好啊!赶紧掏出攒了年把的钱粮交给纵,纵则再次信誓旦旦,说一定把事情办得漂亮的

    一个多月过后,这人回来了。父亲算准了日子,兴冲冲去接站,看到身后跟着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再往后看,除了一个背包,一个人也没有了。父亲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你给我接的人呢?”那个人嗫嚅着,大气儿不敢出。父亲知道怎么回事了——他压根儿就没去我家!父亲拎起这个人就打,皮锤耳巴子雨点一样落下去,那个人哀嚎起来:“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我还你钱,还你粮票,马上还!”父亲推搡着纵,把他塞进了一间屋子,拍桌子打板凳呵斥。父亲的朋友徐敬武大爷跑过来劝:“算了,算了,看我面子,绕了我表侄罢!”又回头训斥那个人。现在想来,父亲那么生气,估计最重要的不是心疼钱和粮票,而是后悔看错了人,毕竟没有被小人下绊子暗算再令人窝火的了。父亲说,犯错误就犯错误,也得治治这熊愣是把纵关了两三天。

    这件事动静闹得有点大,上级追问起来了。父亲承认打人关人,上级严厉批评了父亲,同时也认为纵品质有瑕疵不宜重用,撤了其职务,命其如数还钱还粮。这个人当天把钱和粮票还给父亲,俩人从此掰了,不再来往。父亲说,在崇尚信义的年代里,那个人做出了这样令人不齿的事,单位没谁拿孩子待他后来去当一般民警了,灰头土脸了很长时间    

    过了大半年,父亲才返乡倒把亲自回老家,将久久陷于饥饿的母亲和三个姐姐接到宁夏。

 

编辑:张祖启
上一篇:不一般的流氓哨
下一篇:寂寞的枣树
中国现代教育网 教育部 不良信息
垃圾信息 网警110
注册就送100元红包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8
联系地址:正规每天有红包领的app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
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21 www.mydvdwebworks.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注册就送100元红包 安徽亳州市谯城中学 犍为县清溪镇中心小学 莘县实验高中 忻州市教育局 山西省静乐县第一中学 山西省忻州市长征小学 忻州市和平小学 汝南师范学校附属小学 鄄城县第一中学 湖南省平江县第一中学 山东省博兴第一中学 临颍县博雅学校 贵州省惠水民族中学濛江校区 北斗观察网 北大荒知青网 中国正能量 百花齐放网 蓬溪绿然国际学校 祁连县寄宿制民族小学 莘县教育培训中心